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恋母回忆录后记 第一章 新开始

时间:2018-06-11
即使她已经远逝我而去,但还是永久活在我的心中。沉寂数年,不得不说,在说出这些内心深处的故事后,我的人生似乎多了一点压力的释放,网路上可以畅所欲言,亦真亦假没人知道,我曾经用笔写下许多往事,但我明白,那没有互动,也不会有人知道我的故事。
在好几年前,在伊X发了第一篇关于母亲的文章之后,当时的我,就像水库里的水一样,遇到了缺口,大量宣洩而出,没有任何构思,前后文意,就只是把最初的那一刻悸动给写了出来,另一方面也是满足我个人的虚荣心,哇,原来有人喜欢我的文章。
那之后我除了恋母以外,还写了许多关于母子的文章,各种熟女的幻想,不过只是满足我往事遇到的女人的回忆而已,之后来到 SEXINSEX ,开始了恋母的这系列的写作,本来只打算写完I和II就不写了,所以才会有温泉做爱那段,那段除了做爱是假的以外,其他都是真的,我记得我有在补充篇里面在写一次温泉,没办法,因为我心已经累了,写完II之后,就决定在也不写了。
不得不说,在那个时候我的心态已经改变许多,开始思考与母亲真正的意义,是单纯的性刺激吗?还是对熟女的征服感?亦或者是这女人的身分,是个母亲?所以让我更有侵犯的感觉?我不清楚自己,但是每当我躺在床上,回想到母亲与我的那层不可告人的关係,我起床了,连上电脑,开始了恋母III的写作。
因为我想让这些事情,透过文字喧染的力量,或多或少,半真半假,让人知道,有个人曾有过这段恋情,但是唯一没料到的事,我竟然在写过过程中,陷入无法自拔的回忆,可能有些人会发现,为什么在III中,我个人的内心自白会非常多,不停的在重複叙述一件事。
就是与母亲的乱伦这层关係,让我非常自责与挣扎,所以在III中,可以看得出我一直在暗示某件事情,代表其实我个人内心深处真的知道这样是不行的,但可惜的是,我却没办法走出来,所以恋母III在没有结尾下而中止。
中断后,我开始谘询心理医生,告诉医生我透过写作来宣洩压力,却没想到让自己陷入更深层的回忆,还好直到最近我才渐渐的走了出来,人是要为自己而活,而不是为他人而活,不过恋好熟女这点就是没变,尤其是我的心理医生,给了我许多的帮助,不管是心理上的,还是身体上的。
那一天,照着预约的时间,我又来到这宁静的诊所,这是位于台北某郊区,朋友介绍的,属于私人诊所,只限定VIP预约制,我是正好有朋友认识里面的人,运气好才能到这里,不过其实到哪看也没差,那时候的我,大概也跟死了没两样一样。
一开始的心理医生是个轻熟女,年约32,玲珑有致,之前或多或少就有听朋友说过,像这种专门服务有钱的私人诊所,通常都会有特别服务,因为有钱人老婆管得严,只是装病去医院,至于没病还去医院,那就司马昭之心,众人皆知了。
不过我看得是心理谘询科,对我而言根本没差,心里科是位于这栋医院的八楼,偏偏她妈电梯指七楼,心理科还得在走一层楼梯,然后走空桥,到另一栋小偏房,讲好听的一点是保护病人隐私,我看是加盖的违章建筑吧。
害我第一次诊疗就一身汗,反正一开始就做些奇怪你问我答,然后在病床上躺着,听着轻音乐,闻着能让人放鬆的线香,然后医生会试着套出你内心的想法,以上这流程是我去了两个月的SOP,我老实说,对我而言没甚么用,我回家到依然忧郁,只要看到关于她的东西,就会想哭,哀。
直到第四个月月底的诊疗,我压根根本不想去了,所以就打了通电话取消疗程,让我意外的是,电话那头态度蛮强硬的,说我一定要去,那好吧,我就出门,没想到一出门就下大雨,靠,不过君子一诺值千金,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也就那个时候,我遇到了她,新的心理谘询医生。
外面的风雨让我全身湿漉漉的,一进门一名身材高挑的女人,上衣穿着淡紫色的针织毛衣,将胸前的乳房紧紧的包覆,腰身曲现完美呈现,穿着到膝盖的白色长窄裙,将大腿、腰、臀,三线一体的弧度梗呈现出来,脸蛋有着中年熟女的气息,那是一种经过社会历练带出的风霜感,一头黑色长髮俐落的绑着长马尾,额头前将浏海全部拨向左侧,让右耳跟脖子整个裸露出来。
我愣了一下,问了之前的医生呢?新的医生说我的CASE由她接手,新医生没甚么笑容的命令我去淋浴间,将自己盥洗一下,我穿了医院提供的长袍,走了出来,我想说就照SOP流程那样,新医生却说要我直接躺到床上,那是一张单人床,医生将椅子拉到我的旁边,我一转头就看到她的黑色丝袜,让我讶异的是,我近距离看到他长裙有突起的痕迹,这该不会是黑色丝袜吊带裤吧?
想到这里,在想到朋友对我说的特殊服务,会不会医院以为我不想来了,所以才改快派个熟女来勾引我,想到这里,我心里想着,不管怎样,下次我是不会来了。不过谁也没想到在这次的诊疗后,始终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。
女医生稍微跟我讨论一下病情后,知道我是因为恋母走不出阴影才来求诊,接下来大概也只是听音乐放鬆而已,但是我没想到,医生却要求我在她面前手淫,「阿?不好意思,妳可以再说一次吗?」,医生没甚么表情的回答我说「怎么了,难道我没有魅力吗,还是我需要做更多挑逗你的事情?例如,这样?」。
说完医生双手撑住病床,整个上身抬起来,脸侧着跟我的脸面对面,我可以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,还有他紫色毛衣的巨乳,医生伸出舌头,眼神迷蒙半开的看着我,舌尖在自己的润唇慢慢的舔了一圈说「你觉得我不好?妳不是最喜欢熟女的吗?」。
我一脸茫然的看着她,很骚,感觉十分淫蕩,脑海开始想像一些画面,想像这位元骚熟女的心理医生,知道自己心理科很少患者,所以想尽办法不让病人离开,知道我的喜欢,打扮成一副高知识却有淫蕩的医生,批上长袍,对我各种挑逗,让我在这小小的诊疗室内,闻着这女人淫糜的气息,想像医生将脸庞靠在我脸上,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的舔着我的耳垂,下巴,脖子。
医生伸出右手,在我长袍底下,全裸的身体,像是玩具一样,让医生纤细的右手,从我的胸膛,一路向下爱抚,胸肌、腹肌、阴毛,水晶指甲若有似无的刮骚,更让我下体蠢蠢欲动,可以明显感受到医生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,那冰冷感更带给我刺激。
医生右手食指跟大拇指弯成一个圈,以反套握姿,轻轻的环住我肉棒的根处,在浓密的阴毛,只靠食指跟大拇指,握住阴茎根处后,轻轻的旋转,每一次选转都带动着阴毛,渐渐的,我的阴茎开始充血,而医生的手虽然旋转,却开始慢慢加上边旋转边上下套弄,有点像是欧美A片那样帮人手淫的方式,只不过医生的手更温柔,而且是反套,特别舒服。
阴茎已经硬到不行,我伸出右手手背,贴着医生的白色窄长裙,往上滑动,手背明显感觉到大腿的弧度,腰间的嫩肉,贴着针织毛衣往上,手背贴着毛衣感受到下乳房被胸罩给拖着,在往上用手背贴着左乳房,隔着毛衣、内里、胸罩,以顺时钟方式划圆,让医生的乳头感受兴奋与刺激。
医生的喘息声加重,右手已经整个正握着我的阴茎,长袍整个被解开,我躺在病床,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走进诊疗间,隔着布帘,会有人知道,医生在帮我手淫吗?下体随着医生上下的摆动而颤抖,而我右手从手背蹭乳,变成五指捏揉乳房,而且只捏一边,中间还不停的用食指指着乳头的位置,狠狠的用力往下压,然后再选转,医生每遇到我这样时,都会爽到娇喘一声,而医生的左手,每次想阻止我玩弄乳房,却又被我的左手给挡掉。
我的左手爱抚着医生的右耳垂,轻轻的捏揉,看着医生这熟骚妇的表情,更是让我口乾舌燥,随即我直接左手按住医生的后脑勺,直接往下压,嘴对嘴吸吮医生那蜜唇,我用嘴唇上下两片不停大力吸吮,吸着医生的下唇拉着在放开,舌尖直接顶开牙关,与医生的舌头交缠,想着这淫蕩熟女,竟然为了钱提供我性服务
,是不是在其他有钱人面前,也是这样?
我右手从针织毛衣下襬伸进去,往上摸索,探到温热的乳房,沉甸甸的巨乳,虽然是C却是大C快接近D,不知为何,当我幻想跟捏揉医生的乳房时,却闪过一些旧片段,我是不是也过这样幻想过,把手伸伸母亲的衣服里,玩弄母亲的乳房?
但很快的母亲的画面只是一闪而逝,我继续幻想自己的右手在医生的胸罩上捏揉,而依照手感胸罩有蕾丝花纹,手指的之间从胸罩与乳房中间挤了进去,可以完全感受到硬起的乳头,好想吸吮奶子。
当我在幻想医生针织衫底下奶子的模样时,医生的右手手技更是灵巧,熟练的上下摆动,整个手掌很有热度的握住,力量不会用力,感觉经验十分老到,龟头的下缘每当上下时,都会被医生右手的虎口给刮到,龟头传来的感觉更是爽快,无论是快速套弄,还是有节奏的摆动,手指时而不时的勾一下我的阴囊,种种的刺激,让我明白这熟女真的懂年轻男人的需求。
我喜欢熟女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经验,懂得怎么玩弄男人的阴茎,而不是跟一般的年轻女生一样,做做样子,顶多就学学A片那样淫蕩口技跟手淫,明明不太玩弄肉棒,却还装的一副我好爱吃阴茎的感觉,感觉就是假。
而医生的右手,让我觉得就是真心的服侍我,那种玩弄妳的女王性格,想让你射,却又在让你快射的时候缓了下来,为什么我又想到母亲,那种不甘愿不情愿的帮我手淫画面,但是握住我阴茎的时候,却又是腼腆害羞的要我快点射,也有冷若冰霜的帮我泄欲,一脸不屑的握着我肉棒,却又双手各种玩弄。
母亲的画面与医生重迭,这是为什么?是因为很久没性幻想女人的吗?真的,过了许多年,我或许连性幻想都忘了,这个时候我才发现,原来我对熟女的迷恋终于有了一点萌芽,又回到那个看见骚妇的女人就想像的人吗?
说到这里,好想看着医生趴在桌上,自己把那肥美的屁股给翘高,那肉臀在白色窄长裙包覆下,内裤痕迹跟吊带裤整个被挤出来,那肉臀任哪个男人都会想要狠狠的抽差,熟女的肉臀虽然不挺,但是却是丰满圆润,如果可以从后面插入的话,一定很爽。
把长裙往上拉到腰间,我的双手扶着后腰,肉棒龟头顶着内裤缝隙不停摩擦,龟头沾满淫水透了内裤,医生转一脸哀怨的看着我,想要我进去,将阴茎满满的塞进她的小穴。
这个时候,我第三次想起母亲,想到以前跟母亲在后阳台的各种变态行为,顶着阴茎在母亲的肉臀上画圆,带着怕被责?的羞耻感继续顶着母亲的屁股,为什么那个时候的我,竟有这般勇气这样挑战禁忌的母子乱伦?
如果真的可以跟医生做爱的?等等,不对,我的理智线把拉回来,为什么医生要让我想起这些事情,是透过性幻想来思念母亲?真的是这样吗?那又为什么要我手淫?单方面的让我自己发洩?医生让我性幻想的目的到底是甚么?
在风雨交加的夜晚,医生不顾道德沦丧,帮病人性治疗,这种情节脑海不停涌现,现实中我的下体却真正的慢慢充血中,幻想中,医生右手随着龟头前端分泌物越来越多,手腕上下套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最后我右手狠狠的用力的,捏着那C罩杯的巨乳,小腿伸直抽蓄,喉头发出一声爽感的讚歎声后,精液散落在自己的小腹上,而医生的虎口也是布满浓稠而腥臭的精液。
我恋着这久违的射精,想要跟医生来个一炮,想要反抓着医生的手,在病床上不停的大力撞击医生的肉臀,看着屁股上嫩肉的抖动,医生的小穴吸吮着我的阴茎,第二次的阴茎充血,需要医生的小穴淫水的滋润。
医生像狗爬式一样趴在病床上,我左手拉着医生的右手,让医生只能靠左手撑着,我右手扶着医生的腰间,把阴茎调整一下,从斜上方往下顶,用力顶医生医到深处的子宫颈,医生发出呻吟声,向是在哭诉一般,没办法,医生以前服务的物件都是一些有钱的中年大老闆,像我这样的年轻人,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医生这骚妇?
我舔了一下嘴唇,让肉棒享受医生小穴的收缩,淫水在帮我手淫时就流了整件内裤都是,当我速度越来越快的时候,我当下只有一个想法,射在最深处,当然右手直接拉住医生的马尾,用力往后拉,让医生头部仰起,整个背弓了起来,成一个U字状,屁股噘的更高,我紧紧的顶到底,把精液一抖一抖的射进去,左手紧紧的捏着医生的左半肉臀,当我用力拍了一下后,才依依不捨的来开医生的小穴。
当我回过神后,医生轻声的在我耳边说「我想看你手淫,不行吗?,如果你不敢在我面前,那就试着把我当成性幻想的物件」,我本来想说些甚么,但是却又说不出来,是医生试着让我回到最初的自己吗?
那个因为母亲肥嫩肉臀而兴奋的男孩吗?回到最原始的肉欲吗?想着跟母亲各种偷情的刺激吗?我不懂,为什么医生要我这么做,我承认医生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,如果脱下白色的医师袍,在路边走着,或许我会因为这熟妇亮丽的外表,而多看一点,只不过现在她的身分是医生,不是应该要帮助我吗?
难道真的是单纯的肉欲?还是?如果我真的照着诊疗走,我有办法走出自己的噩梦吗?在我彷徨犹豫的要离开时,医生双手插着医师袍的口袋对我说「我看过很多病人,大多都是过不了自己这关,尤其以情最难解,偏偏你的问题更是麻烦,因为是亲情,既是亲、又是情,与自己的母亲,那种难分难舍的情感,世人没办法接受的畸恋,在道德的困境之下,很多人都会这样」。
我转头望着医生,诊疗间洁白的日光灯映在我身上,我的影子落在大理石地板上,那影子不是纯黑的,而是在灯光强烈的这射下,所映出模糊且细微的影子,就像心魔一样,形影不离。
「医生,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办法,但我会试着照你的说法做看看,不过手淫这件事我会考虑,谢谢」
在我离开后,开车回到家中,停好车,滑着手机我发现一封新的讯息,「没有人可以活在过去,只有向前走阳光才会映照在你的脸庞」,看到这句,我的眼角泛泪,因为,曾经也有人跟我说过类似的话。
「儿子,没有人可以活在过去,只有往前走才能步出忧郁」
我好想妳,母亲。